学术交流

咨询热线:
0731-89706399
门诊时间:
8:00-17:30
预约挂号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医院新闻 > 教学科研 > 学术交流 >
学术交流

新冠病毒是人造病毒,到底是不是阴谋论?

时间:2020-02-14 13:41 作者:文大夫 来源:遗传学办公室 浏览:

新冠状病毒疫情发展至今,全国上下都在众志成城、齐心抗疫。虽说身在海外,文大夫也希望能贡献自己一点微薄的力量,从遗传学角度对这次的病毒进行一个分析,尽量用自身专业知识对网上各种庞杂的信息进行一个过滤,希望能帮助与节约各位有兴趣的同行和读者一些宝贵时间。

(本人主要从事人类遗传学工作,对病毒的遗传学分析如果有误,请留言指出,谢谢!)

冠状病毒是什么?


2019-nCoV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新型冠状病毒毒株分离电子显微镜照片

在细胞中生长的新型冠状病毒

冠状病毒(Coronavirus)是一类RNA病毒。已知可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共有七种,会引起人类的呼吸道感染,可引发普通感冒,乃至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和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等较严重疾病。需要注意的是,这种病毒的遗传物质是RNA而不是DNA,而RNA的化学稳定性是远不如DNA的,这意味着首先这类病毒的遗传物质更加容易发生突变。

RNA病毒的突变速度范围大概是106–104substitutions per nucleotide per cell infection (s/n/c),而DNA viruses 病毒的突变速度范围大概是108–106  的范围,比RNA稳定了差不多一百倍。因此,理论上RNA病毒有更强的躲避免疫系统以及药物的能力。

冠状病毒与非典的SARS是“亲戚”?

GISAID网站介绍称新型冠状病毒与蝙蝠中发现的某些冠状病毒相似,但有别于此前发现的SARSMERS冠状病毒。
 

中华菊头蝠

得益于最近几年二代测序能力的突飞猛进,本次的冠状病毒基本的基因组信息在年末已经比较明确了,与2003年引起非典的SARS一样,都与云南菊头蝠携带的冠状病毒有最高的序列相似性。这次病毒被命名为2019-nCoV,其基因组序列有96.2%类似云南菊头蝠体内的RaTG13冠状病毒(是已有病毒基因组数据库里相似程度最高的),有79.5%与导致SARS的冠状病毒相似。也就是说2019-nCoV应该不是起源于SARS病毒,而是更有可能又是从蝙蝠内起源,通过某种渠道播散到了人体。

是不是有人对蝙蝠病毒的基因组进行编辑?

文大夫在网上看到不少阴谋论帖子流传,也有几个朋友不约而同地来问文大夫,2019-nCoV病毒序列有与蝙蝠身上的病毒相似性那么高,有没有可能哪个科学家人为地对蝙蝠病毒的基因组进行编辑,成为现在大范围流行的2019-nCoV病毒?

     

既然是做科学的,文大夫肯定也要自己动手获得第一手的实验证据。作为实验对照,我们已知SARS的中间宿主果子狸身上发现的冠状病毒与人类SARS病毒之间只差了10个核苷酸,从遗传学角度基本可以判断,病毒是先从蝙蝠传给果子狸,然后由果子狸传给人的。文大夫找到了NCBI里的2019-nCoV病毒基因组序列,与整个NCBI的核酸数据库进行了比对。文大夫发现2019-nCoV病毒确实与数据库里的蝙蝠冠状病毒相似性最高,而两者有区别的几千个核酸基本上是单个散在整个基因各个位置。

文大夫在科研培训过程中亲手进行过哺乳动物的基因敲除,以及人胚胎干细胞的基因编辑,对基因工程目前的技术能力有直观的了解。就目前的人类基因工程技术的能力,估计几十年也无法完成这样巨量的单个核酸的编辑,只有大自然的选择才能造成这样的变化,可以说直接可以排除人工改造蝙蝠病毒的可能了。

有没有可能这种病毒能够专门针对中国人?

之前网传这种病毒是专门针对中国人或者黄种人,很多人也很关心有没有可能。从遗传角度,这种可能性也是几乎不存在的。全人类之间的遗传差异极小,文大夫做人类遗传学已经整20年了,从没看到过哪个变异是某个人种都有,其他人种都没有的。而且就像我们前面说的:

◆冠状病毒是RNA病毒,变异速度极快,如果真能针对某个人类DNA变异的点设计针对性的病毒,这种病毒在大自然也会很快发生各种变异。

◆很容易就能逾越过这种针对性,加上这个病毒传播能力如此惊人,在任何人可以在一天内抵达全球几乎任何地方的今天。

◆可以说对地球上任何一个人都不是安全的,美国的华盛顿州、芝加哥,加州,亚利桑那等地早在1月22日就发现了患者。

◆人造病毒阴谋论可以休矣。

文大夫还大概估计了一下这种蝙蝠病毒和2019-nCoV病毒之间的亲缘关系。2019-nCoV病毒的基因组序列大概是3万个碱基。

如果我们取一个RNA病毒普通变异速度105substitutionsper nucleotide per cell infection (s/n/c),而RNA 病毒感染细胞的一个循环大概是24小时,那么要完成3000个单碱基的变化,所需要的时间大概是3000/(3*104*105)=1万天,大概需要近30年,这个数字和其他科学家估计的数字也在同一个数量级上。  

也就是说可能几十年前有一种在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经过在蝙蝠或者其他一种或者几种中间作为宿主的动物身上反复传代后,在最近的某个时间点开始进入人群之中并且传播开来。

1月24日,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病毒研究小组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研究论文中指出,新冠病毒与SARS-CoV同源性为75%—80%,并且与几种蝙蝠体内的冠状病毒血缘更亲近。

这次肺炎疫情在各个时间和地点采集到的病毒序列都是几乎一模一样的,所以应该来说这个时间点和起始宿主都是唯一的。如果我们能找到这个点,就能帮助我们阻断病毒动物源,避免病原的长期传播,由此促进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防控,为将来避免类似的情况再次发生提供坚实的流行病学数据和政策依据。

最后,希望大家不要轻信谣言,相信我们的祖国有能力,也一定能够战胜病疫!

官方微信

长沙江湾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 保留所有权利
电话:0731-89706399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政府南门正对面
中南大学江湾研究院 | 江湾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
 湘ICP备19019751号湘公网安备 43010502000950号